肯看书

繁体版 简体版
肯看书 > 皇女殿下要休夫 > 第四百零六章:和亲之事四

第四百零六章:和亲之事四

澜月见他不回话就说:「既舍不得便免谈。」

澜月分明对陈凌有意,舍不得交出,却总是情绪平淡如水,朵图尔怎么都探究到他心里怎么个打算,是试探还是真打算合作,他不能确定,又不想放弃这次机会。快速在脑中过滤一番,他选择了保守暂时答应,就怕澜月要改变主意。

「好!不过虽说君无戏言,但也有可能反悔,我们立书,以字为据。」朵图尔想要获得更多主动权,就来到书案前摊开一张纸,提笔写下今日的承诺,然后将右手大拇指戒指上的飞鹰轻轻扭动,拆了下来,反面竟是她的***,沾上印泥压在纸的左下角落款处。做完后又写了一张,同样的步骤一式两份。

他将戒指装回手指上,指着案上两张纸对澜月示意:「该你了。」

澜月没后悔,不带犹豫上前要签字画押,风骨赶紧阻挡他要摁下去的国玺,小声说:「你真的想好了吗?陈凌要是出手了就差不多是相当于送给他们了,即便是能换那些奴隶,可这样的交换对陈凌来说是不公平的,你应该问问她的意见啊!」

朵图尔微笑看着二人小声商量,越是有争执越容易露出马脚,他想看看澜月究竟是不是这么绝情无私。

然而澜月比他想像上要更果断,拂去风骨一章敲下,没有寻到他脸上的犹豫。他将其中一张交给朵图尔,说:「交换地点设在两国交界处,大皇子什么时候准备好了,陈凌就什么时候出发,是早是晚就看大皇子的了。」

契约到手了,有点轻松,朵图尔仔细看了一遍,的确是他写的内容。不知怎的,心里还是不踏实,但他懂得分寸,今日的结果对他来说是很好的了,见好就收,他带着契约扬长而去。

走之前给了澜月个眼神,他想说也不过如此。

风骨气得又扔了一只鞋,远远骂道:「嚣张什么啊?澜月你就不应该让他竖着回去,明明是我们略胜一筹可以不交出人的,你为什么突然改了主意?」

澜月缓缓坐下,反问了她:「不是你说要和她作对的么,你现在又是在做什么?」

风骨闻言愣住,将没鞋的脚翘在灯柱子上,想了想觉得他说得有道理,可又没理由,「你可不是会妥协的人啊,难道就因为有人盯着就不惜对她下手?要是这样你早这么做了,何必默默为了她做那些事?」

他不看她说:「这不关你的事。」

「你又来…」风骨好奇心重,一个问题追究一半她难受,澜月又总是想撇开她什么都闷在心里,她确是有些无奈又复杂,「行吧,就当是你听进了我的话,既然你都舍得让她离开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,我得提醒你,别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来。」

澜月还是不说话,看他没想和她谈心的样子,她就识趣蹦出去捡起丢出去的鞋子穿上,回头望了一眼,他一人坐在那位置上,身旁无人,端正的坐姿仿佛像一个无形的牢笼将他拘束。

她越来越看不懂他了,他究竟是个怎样的一个人。

停顿一瞬,她还是回过头,往外走去,他需要的并不是她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