肯看书

繁体版 简体版
肯看书 > 旅行青蛙:傻白甜变校花 > 第690章 再无可分

第690章 再无可分

阮凤竹心底一翻,泪水一下子涌出。仿佛离群的羊儿找到了家;流浪的孩子逢遇母亲,阮凤竹再也忍受不住,几步哭奔过去,一头扎在盖楚鸿的怀里。

盖楚鸿也一阵心酸,牢牢地拥住她,让两颗心紧密的贴在一起,再无可分。

“你怎么才到这里?敢是白天怕遇上人,晚间方赶路吗?”

盖楚鸿的话透着温暖和关心,还有发自肺腑的爱。

阮凤竹一阵感动,多少年来,始终只有他爱着自己,关心着自己。

的确。

白天赶路,总遇上闲言碎语的知情人,有褒有贬,阮凤竹都不愿意听。

无人的夜里她才孤单上路,为的是静静的、好好的想一想这些事。

一路上,她想的很多,毫无头绪的剪不断、理还乱的事情她都想过了,但更多的是关于盖楚鸿。

阮凤竹无时无刻的不在想盖楚鸿,这是无可逃避的现实。

阮凤竹知道自己是离不开他的了,她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与盖楚鸿之间的感情,这份感情该何去何从?

这份茫然纠缠着她,惟其如此,阮凤竹才奔黄山而来。

阮凤竹通红的眼睛,道:“楚鸿,我是不想离开你的!”

一言未艾,涕泗又流。

盖楚鸿“嗯”了一声,牵过她的手,道:“我知道,别再哭了,难道忘了我说要永远让你幸福吗?来这边。”

盖楚鸿将阮凤竹拉到峭壁突兀的悬崖边,盖楚鸿笑道:“快看!我每日都在此等你,都在瞧香云缭绕、彩雾飘飖的多变风景,幻想着云海就是你的颜容。

我知道黄山有仙人石,你不告而别,定会来此向仙人询问该何去何从。当年,你恐伤了盖、冷两人的心,亦是独自来到此地,对么?”

由不得阮凤竹不服气,当年她飘然远遁,确实来了黄山。

记得冷啸天是寻遍了塞外辽西、大江南北方才找着。

自己被冷啸天的真情打动了,遂义无反顾的嫁于他,谁料后来发生那么多的事。

而盖楚鸿将她洞悉到何种境地!

阮凤竹定定的瞅了盖楚鸿半日,万分郑重的一字一顿:“楚鸿,日后纵然天塌地陷、海崩山摧,我们再不分开!”

盖楚鸿也动情了:“既不愿见那些世人,我们永不回去,就在此地隐居不更好么?凤竹,等了这么多年,上天终是对我不薄!”他说着,自怀中摸出红布包,递了过去。

阮凤竹接住,打开一看,登时倒抽口气,惊道:“‘千古情债’?!楚鸿,你从何处得来?”

“啊?这便是‘千古情债’?多少人为它争破头,却不料咱们轻易得了!原在郑宝娟的马尾巴上拴着呢。”盖楚鸿喜滋滋的,“不知它藏有什么秘密?”

阮凤竹摇摇头,道:“我戴了它几年,也不曾发现什么秘密。或只是传言。”

盖楚鸿拿过,细细瞧着:活灵活现的一只紫凤,口中衔了一条小小金龙,端的是雕工精致。一边啧啧称赞,盖楚鸿一边反复的把弄赏玩。

看着看着,盖楚鸿的心里忽生疑云,觉得凤口中的龙头有些异样,他对着阳光凝目瞧去。

此刻晴日高照,映得凤钗忽青忽紫、霞光万道,似乎龙头中另有东西。

盖楚鸿看了阮凤竹一眼,探小指触动细小的龙头,只听‘嘎吧’一声,凤钗上下断裂,龙头翘出凤口。

两人一呆,却见龙口中又衔一物,是薄如蝉翼、绵绵软软的一片纸笺。

阮凤竹伸纤指取出,上面是四句话:黄山峰顶,仙人石后,忘情洞里,无敌剑功。

盖楚鸿奇道:“这里已是黄山峰顶,仙人石后,应该是在那里!”

他抬手一指,率先来到仙人石后,哪有什么忘情洞?

阮凤竹随后而至,四下打量半晌,道:“这里连峰也没有,只有这大块巨石,洞在哪里?”

她注视着那块高耸云天、细长突兀的、孤零零的天然条石,“会不会是悬崖对面的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